<b id="m6ahc"></b>

<b id="m6ahc"></b>

2024年05月31日 第11版:悅讀
  • 治愈系朋友

    老話說,人生得一知己足矣。確實是這樣,朋友易得,知己難求。在漫漫的人生中能夠得到一個知己,是再幸運不過的事。

    那些真正的知己,不像那些酒肉朋友是來分享你的富貴和利益的,只能同甘,不能共苦。吃肉喝酒的時候他們爭先恐后,你一旦有了災難降臨,他們就會躲得遠遠的。而人生中遇到的真正知己,他們非但不會遠離你,還會給你更多的體貼和關心,不但悉心地呵護你,還會幫你治愈心靈上的瘡痛。我權且稱他為治愈系朋友。

  • 擎著向日葵跑來的男生

    姜德照

   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大學校園畢業季。在畢業生們穿著學士服擺拍各種姿態的時刻,我來到了校園一角、我原來辦公室門口的那個小花園,習慣性地看看地上那幾棵玫瑰,眼前又出現了那個擎舉著三支向日葵跑來的男生。

    兩年前的這個時節的一天,是煙臺某區優秀大學生選調考試的日子。因為我班的這位男生已經完成省考“上岸”,而班里去參加這一考試的三位女生內心非常不自信,我便動員他說:陪這三位女同學去考試吧,給她們一點自信,也讓她們沾沾你的幸運!他欣然應允,大清早,就陪著這三位女生乘車出發了。一上午的筆試時間,考場外的人一直要等好幾個小時。炎日當頭,高溫炙烤,他的難熬程度可想而知。但當這三位女生走出考場的大門后,這位男生馬上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,手里高擎著三支向日葵,歡快地向她們跑過來,嘴里還喊著“一舉奪葵(魁)”——這一瞬間,三位女生愣怔在那里。

  • 我的小學老師

   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,我上小學,遇到了三位老師,至今難忘。

    小學一至三年級,我在一所鄉村完小讀書。朱老師是我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。他時年40歲出頭,與人見面時神情有些靦腆。但他一進課堂,就與平時判若兩人,一副神采飛揚、滔滔不絕的樣子。我愛聽他的語文課。他本人曾在煙臺的報紙上發表過一篇文章,在鄉下,這絕對是一件天大的新聞,我對他十分佩服。我打小就愛寫作,至今仍喜歡舞文弄墨,與朱老師的影響斷脫不了干系。朱老師還會講故事。我們屬于棲霞,與蓬萊搭界,他給我們講八仙過海、禿尾巴老李,以及于七、牟二黑子等人的故事。故事里的人物性格被他刻畫得鮮明生動。當然,這是朱老師講完正課后送給孩子們的“小確幸”。另外,朱老師特別熱愛勞動。每到農忙季節,農村完小都要放假助農。我非常喜歡秋天一望無際的田野,肅穆莊重得如同要舉行國王的加冕典禮。朱老師帶領我們,在地里熱火朝天地干活。他十八般農活都會,加上他又舍得出力,所有的生產小隊都爭著搶著要他。還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別深刻。他是住校教師,按規矩是輪流到社員家里吃派飯的。那時白面是稀罕東西,年節時才舍得吃。有一次輪到我家,正是一年青黃不接的春季,母親特意出去借白面給他做的面條。他聽說后,堅決不吃,和我們一樣吃的地瓜和菜窩頭。

  • 那些日子不曾遠去

    近日,我的老戰友鞏建宏的新著《伴隨我的那些日子》由黃海數字出版社出版發行了。該書由短笛悠揚、紙短情長、躬行踐履、文學筑夢四個版塊組成,收錄了120余篇文章,共計20萬字。

    5月21日那天,鞏建宏給我送來一本。收到他的新著,我欣喜之余連夜展開書卷先睹為快。那些人、那些事、那些過往,仿佛就在眼前,仿佛就發生在昨天,從來不曾遠去……

  • 征稿啟事

    本版征集優秀散文、書評。要求角度新穎、筆觸獨特、貼近當代讀者審美和品位。

    本報已采用銀行轉賬方式發放稿費,作者投稿時請在文后附注本人銀行開戶行名稱及賬號信息。

    投稿郵箱:ytrbzkb@126.com

  • 秦淮攬勝

    林春江

    一路駕車飛馳,十個小時后,汽車緩緩駛過雄偉的長江大橋?!耙粯蝻w架南北,天塹變通途?!毙蹅サ牧哦悸忾_神秘的面紗。

    華燈初上,我們一家三口去了老門東。穿過“老門東”牌坊,走進老城南傳統民居生活。條狀青石鋪砌成的甬路,蜿蜒曲折;一排排青磚黛瓦灰墻的房屋,錯落有致;精巧的手制風箏,栩栩如生的布畫,細膩的竹刻,活靈活現的提線木偶,美輪美奐的彩燈輔以優美的文案,搖曳于扶疏枝葉間,讓人嘆為觀止。人流如織,各種特色小吃,吸引著游客。

  • 01

  • 02

  • 03

  • 04

  • 05

  • 06

  • 07

  • 08

  • 09

  • 10

  • 11

  • 12

丁香花在线视频观看免费,成人黄色电影在线观看,成人性生交片无码免费看人,福利久久

<b id="m6ahc"></b>

<b id="m6ahc"></b>